手机上阅读

1169 嘴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118♂阅♂读♂网*♂w♂w♂w.118♂yue♂du.com

但这是个好消息,就算是夺舍者,牵魂丝也一样有效,所以张东伟才不敢把真的牵魂丝带在身上。【狅】√【亻】√【曉】√【說】√【網】√ΨωΨοxIaoShUo'KR√

    学生们已经返回军营,偌大的水库旁只有被附身成功的张东伟,巩盛民和曹工。

    哦,还有绯。

    曹工和巩盛民同时发现了还坐在地上的绯。

    两人对视一眼,相互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为什么这个傻子还在这儿?’

    “林奇!我刚刚的话你没听到吗!”巩盛民骂道“还不快滚!”

    绯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他当然听到了,但他不想就这样滚。夺鸡之仇,不能不报!

    曹工见绯的样子,心里已经明白了三分,于是说“林奇,夺舍者比普通鬼物更难对付,你在这里,只会妨碍到我们。”

    绯深吸一口气,道“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他扭头就走。

    巩盛民“······”

    曹工“······”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想打人哦。

    刚走了两步,背后又传来巩盛民的声音“林奇别走,快来帮忙!”“到底是要我走还是不让我走啊?”绯回头,只看见一张血盆大口向自己扑来。

    远处巩盛民正往这边拔足狂奔。

    刚刚说话的并不巩盛民,而是张东伟。

    呵呵,嘴。

    “趴下!”曹工喊道,他怎么也没想到,张东伟会突然来个空中飞人,直接从二人的包围圈上方跳过去,直取林奇而去。

    绯都傻了,尼玛一个脸上就剩一张嘴的人向你飞来,就问你怕不怕?

    绯当然怕啦!

    “啊!”绯扯着嗓子惊叫起来,

    他没趴下,直接人往后仰,吧唧一声倒在地上。

    张东伟扑了空,四肢落地后,迅速调整方向,但巩盛民已经一个大跳到绯跟前。

    “小心后面”这是曹工的声音,但却是从张东伟脸上那个大嘴发出来的。

    “不要被它迷惑了!”曹工往这边跑,巩盛民用嘴叼住牵魂丝,双手张开向张东伟扑了过来“我知道!”

    张东伟也扑了上来,嘴里却发出林奇的声音“救我!”

    巩盛民浑身肌肉绷起,一手掐住张东伟的脖子,另一只手拿下牵魂丝就要往张东伟嘴里扎去。

    “不要杀他!”又是曹工的声音,但依旧是从张东伟的嘴里发出来的。

    “噗嗤”牵魂丝插入张东伟的大嘴里。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牵魂丝就这么,跟戳豆腐似得,轻松扎入张东伟的嘴里。

    曹工赶到“解决了吗?”

    “恩”巩盛民慢慢转过身,他的胸前插入了两个手掌。

    是张东伟的手。

    巩盛民居然用自己的身体,抵挡住了张东伟的攻击!

    “你没事吧”曹工按住巩盛民,巩盛民把张东伟的手指扒了出去“没事,我用肌肉夹住了他的手指”

    一排血洞,看着就渗人。

    巩盛民脱掉衣服,把衣服捆在胸前,用于止血。

    曹工看了看地上抽搐的张东伟,脸色一变“嘴呢?”

    巩盛民低头,他的牵魂丝却是穿透了张东伟的嘴,但那是‘张东伟’的‘嘴’,而不是‘嘴’。

    绯指着巩盛民的后脑勺“你,你脑袋上有······”

    巩盛民伸手一摸,只感觉手上一疼,再一看,食指和中指没了,断口狰狞,一看就是被什么利齿类动物给咬掉的。

    静。

    嘴没被消灭,它在张东伟被刺的瞬间,转移到了巩盛民身上。

    巩盛民看曹工,曹工摇摇头,然后竖起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牵魂丝。

    曹工的意思是‘你没有被附身,它只是暂时附着在你的脑袋上,用牵魂丝可以对付’。

    附身和附着是两码事。

    巩盛民点头,他慢慢转过身,将后脑勺对向曹工。

    曹工手持牵魂丝靠近。

    “那个,你是叫曹工吧?”巩盛民深吸一口气,看着远方吗,太阳已经落山了,天也黑了“军营里面还有一名灵异特警驻守,你要是失手了······就赶紧去通知他······”

    曹工凝视着巩盛民后脑勺上的嘴。

    这可是考验技术的时候了,刺重了,那就给巩盛民脑袋给扎穿了。但要是力度轻了,就消灭不了鬼物,鬼物会马上转移到另一个目标体上。

    而且天已经黑了——鬼物不是靶子,它是会动的,。

    “林奇”曹工看着巩盛民的后脑勺“我屁股荷包里面有一根手电筒,你帮我拿出来,打光在巩教官脑袋上。

    “哦好”绯一骨碌爬起来,伸手在曹工屁股后面摸了两下,把手电筒掏了出来。

    屁股荷包放手电,咋地,怕拉屎没光啊?

    光一照在巩盛民后脑勺,那嘴像是感觉到什么似得,顿时张得老大。

    曹工深呼吸,手中牵魂丝蓄势待发。

    巩盛民把眼睛闭了起来,成功,皆大欢喜。要是失败了,那也怨不得人!如果当时自己能再谨慎一点儿······

    “等一下!”绯突然开腔“我有个不太成熟的意见”

    巩盛民睁开眼睛,心说你个新兵蛋子费什么话啊,劳资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你一开口这特么都泄了一半了!还不成熟的意见,知道不成熟你别出声啊!

    “你说”曹工也想天天林奇的建议,有时候人容易陷入思维死局,集思广益,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是不错的选择。

    “这玩意会动,所以你拿不准。那你不让它动不就完了?”绯一只巩盛民后脑勺的嘴。

    “你的意思是,用诱饵?”曹工也想到,嘴贪食,如果用东西做诱饵的话······

    “我去拿吃的”绯把手电筒递给曹工,曹工接过手电筒,就在这个瞬间,一抹黑影掠过,而绯的牵魂丝已经扎在了地上。

    曹工“!”

    刚刚发生了什么?!

    “搞定”绯看着地上被扎透的嘴。

    巩盛民“????”

    曹工“????”

    被牵魂丝扎了个透心凉的嘴泄出一大股黑气,消散在地上。

    “这算是消灭了吧”绯问曹工,曹工点点头“恩”

    绯拔出牵魂丝,用镇魂巾缠好。

    巩盛民小心摸了摸后脑勺,恩,是自己的板寸后脑勺。

    “你,你是怎么办到的?”曹工问绯。

    绯张手“我的异能是鬼手,可以触碰到鬼物而不伤害到人体。我趁它不注意,把它从巩教官脑门上薅了下来,就像这样”说着他还做了个薅羊毛的动作“而且为了让它放松警惕,我还骗它说要拿东西给他吃”7手机端阅读:m.dushu.kr 更多更好资源。。。。本站永久地址:♂118♂阅♂读♂网*♂w♂w♂w.118♂yue♂d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