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修行路上

推荐阅读:我的九个师姐都是大佬被渣后我有了亿万财产猛妻来袭擎少请接招替嫁后,被亿万老公宠坏了一念吞天综合都市剧从三十而已开始从海贼开始燃烧世界我能复制所有生物的能力寒门母子人生巅峰

    老夫子虽然对曹家深恶痛绝,但数十年来的行事作风令他只是再次上奏弹劾,不管有没有用处,老夫子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m.dermstem.com心中虽然对两个夭折的孩子痛苦万分,但是好在还有吴慎等人为他宽抚,日子倒也还能过得下去。


    “你身上的毒性去除的倒快,看来对于你经脉的韧性以及流通速度我还是低估了一些!”


    现在已经是深秋,吴慎率先摆脱了中毒的症状,如今已经可以跟随苏伯超习武了。二人现在静静立在泺泉之侧,看着刚刚围着湖泊跑完七圈气喘吁吁的吴慎,苏伯超很是满意。


    过去一个多月,吴慎毒性尚在体内盘桓的时候便主动要求跟随苏伯超修行,从刚开始只能跑半圈、一圈,到现在能够坚持下来数十里地的七圈,他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浑身的骨骼被壮实的肌肉紧紧包裹,以前那个人畜无害的孩子脸上更是增添了几分坚毅。


    “老师!我现在可以学习您的炮锤了吗?”吴慎知道接下来自己就要接受挨打训练了,虽然有些恐惧,但还是会照例每天问上一遍。


    炮锤乃是苏伯超自创的武艺,吴慎有一日跑不动了,苏伯超便蓄力双臂,上身摆动之下,双臂轰然将一人合抱粗的柳树狠狠击断,并扬言只要吴慎什么时候可以一口气跑下一百里,便会将他的独门武艺教给他。


    “还不行!且不说你跑的速度太慢,就算总量也不够!你身上肌肉虽然坚实,但却没有韧性,若是强行修习炮锤,你的双臂会比树木更先折断!”


    苏伯超冷冷的话语再次拒绝吴慎,从身后抽出一只手臂粗的木棍,脸上阴险的笑着。


    “乖徒儿,你可准备好了?”


    “来吧!”


    吴慎侧身背对苏伯超,这也是自从见识炮锤威力之后每日的必练项目:挨打。


    苏伯超将这项目定性为锤炼吴慎的韧性,毕竟炮锤这门武技就是在考验发力者与受力者谁更坚实的,要是吴慎身体素质没有达到苏伯超的要求,苏伯超坚决不会教他!


    木棍捶打在吴慎坚挺的背部,嘭嘭的响声顺着湖面传出数里地。二人身后的“小尾巴”用双手紧紧捂住眼睛,不敢看这一幕。


    “小尾巴”正是整日缠着吴慎的卫雅。说来也奇怪,中毒最深的乃是吴慎,但是卫雅也并没有少吃多少,就连大夫把脉时也说卫雅体内的毒性仅次于吴慎,但是她却是最先好起来的人,只是吃下一副药呕吐一阵便好了,连痛苦的昏厥都不曾有,这让众人十分奇怪。


    卫雅的伤早便好了,但是现在中原各国不让女子参加科举,所以老夫子也没多管她的学业,每日里只是由着她跟着吴慎。


    不多时,吴慎坚持不住呻吟出声,苏伯超知道今日就要到此为止了,再进行下去反而对吴慎日益成长的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于是扔下木棍,放吴慎趴在了冰凉的地上,自己独自去完成今日的二十圈了。


    卫雅见苏伯超抬脚绕湖跑步,便装着一瘸一拐的快速跑向吴慎。


    轻轻用手绢擦拭吴慎背后的血痕,眼泪止不住的淌下来。


    “要不咱们不学武了!我不报仇了、好不好!”这也是卫雅每天必说的话。


    “不行,我忘不了被他扔进湖里的难民,忘不了被他毒杀的孩子!”吴慎依旧咬着牙忍着疼,自己两次险些丧命他手,如此大仇怎能不报!


    卫雅见状不再出言阻拦,轻轻擦干泪水,用力扶起吴慎,道:“快起来吧,地上凉,容易生病!”


    二人相互搀扶着走到大树下歇息,吴慎满面汗水,见卫雅嘴角便挂着没有擦干净的泪水,伸手为她擦拭。


    卫雅看着他越来越近的右手,心里忐忑,脸上羞红。


    二人沉浸在平静的时光里,静静的恢复着身上、心里的伤痕。


    “该死!这混蛋怎么还没死!”远远地,三个人站在泺泉另一侧看着相互依偎着的二人骂出声来。


    “少爷息怒,谁也没料到吴慎如此命大,现在不光有李骘护着他,听说他已经拜忠勇伯苏伯超为师,我们已经不能对他动手了!”旁边的侍卫很是了解吴慎的情况,急忙劝阻。


    论职位,苏伯超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学堂教授,曹家则是青州树大根深的地头蛇,但论爵位,曹家上下找不出一个能胜过伯爵的人来,曹勋对此只能气急败坏。


    “走吧!咱们再想办法整死他!”曹勋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恶狠狠的率先返回。


    远处的吴慎卫雅二人并没有注意到曹勋一行人的存在,两人还在树下休息着,卫雅不断为他擦去因为疼痛而冒出来的汗水。


    半个时辰过去了,苏伯超已经跑完了二十圈,这对于常人来说几乎是飞一般的速度,但对习以为常的吴慎二人来说不过是下一环节开始的信号。


    眼看苏伯超盘膝坐下,吴慎有样学样,将双手平铺在膝盖上,五心向天。


    这是苏伯超很久之前教给他的一份内功法门,由于他经脉闭塞,无法修习内功,所以只会这一点浅显的疏通经脉的法门,连名字都没有。


    吴慎静静感受浑身腾起的热度,后腰部分的经脉的确如同苏伯超所言,能够感受到其中两股不同温度的热流不断流淌,全身也是如此,这也是吴慎仔细感受了数日之后才发现的。


    卫雅轻轻躲在一旁,内功的修行最忌打扰,苏伯超在首次教导吴慎之时便警告过卫雅,她每次也都乖乖的躲在一旁不敢出声。


    吴慎仔细感受着浑身的热量,按照苏伯超所言,经脉闭塞也可以修习内功,只不过闭塞的地方内力流通不畅,所以导致很多先天经脉闭塞的人无法习武。如今腰部的经脉只有一侧通达,所以这也是全身经脉最为畅通的地方,按照吴慎自己的想法,等到全身经脉都如同腰部一样之时,自己便可以一日千里!


    “现在已经发现了七处经脉闭塞的地方,双脉对于我来说亦福亦祸啊!”吴慎心里默默想着,已经找出的七处闭塞分别在胸腔、右臂,闭塞的地方对于吴慎的感受并不明显,这便是双脉的一个缺点,两条脉络相互纠缠,只要有一副能够流通便很难察觉到另一处的闭塞,这使得吴慎不得不谨守本心,一点一点探查。


    反观苏伯超一副静心凝神的样子,吴慎便满心羡慕,苏伯超浑身经脉早已长成,无法再进行通畅,但是他外功几位高深,平日里只需要用近乎枯竭的内力沿着完好的经脉顺畅一遍就可以保证日益的进步,虽然内功修为无法上升,但这对于苏伯超而言已是托天之幸。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经脉闭塞的情况下达到苏伯超的水平。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苏伯超早已经清醒过来,方才跑步完成之后身上便已经是热气腾腾,如今整个人更像是一个不会发光的火球,就连卫雅也看得到他身旁因为温度的差异而出现的扭曲。


    苏伯超见吴慎还是盘膝在地上,心中不免疑惑:以前这小子早就该醒过来了啊!


    吴慎右手轻轻颤动了一下,手势也变换了几分,苏伯超更是疑虑,这小子想干什么?


    吴慎此刻也想醒过来,但是体内经脉之中产生了强大的吸力,并不算丰富的内力顺着阴跷脉横冲直撞,没有感觉到疼痛,但吴慎知道,若是不加控制任由内力冲击,自己脆弱的脉络必然会受损,到时候便不是简简单单的调养能够解决的!


    吴慎心神凝聚,努力调整内力的方向,但是他修习内力时日尚短,并没有足够的经验支撑他的行动,只能是越来越难以解决。


    脉络之中已经有了明显的疼痛感,仿佛阴跷脉内的内力已经冲破屏障。忍不住一口鲜血从口鼻之中喷射出来。


    “不好!”苏伯超见状大惊,这小子莫非在冲击闭塞之处?


    “先生!吴慎他怎么了!”卫雅也顾不上一直装着的膝盖疼痛,飞速跑上前来。


    苏伯超神情凝重,脑海中不断思考着解决之法。他一直都是以外功闻名,内功的事情紧紧就知道一套不知名的功法而已,目前吴慎明显是冲击闭塞受到了伤害,若是他知道是哪条经脉受损,也可以通过穴位来控制内力的冲击,但目前的吴慎经脉之中处处闭塞,莫非还要挨个经脉都给止住吗?


    吴慎吐出一口鲜血之后明显平静了许多,在他的感受之中,阴跷脉里的内力似乎能够受到自己的引导,于是便尝试着通过意志来控制这股乱流。


    “经脉脆弱不能承受、阻挡内力的冲击,难道要一直坐在这里吗?”吴慎心神恢复几分平静,静静思考对策,起码现在内力已经能够被自己引导,不会有冲破经脉的风险。


    内力在流淌之中速度不断加快,体积也迅速庞大,照这样下去不出三刻便能够充满脉络,这到底是福是祸!


    不敢分心,吴慎尝试着将内力引导着沿着阴跷脉继续前行。


    闭塞处!可以试试用这股内力冲击一下!


    吴慎心明眼亮,想出了对策,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试一试!


    内力与闭塞之处冲击的一刹那,吴慎七窍流血,昏厥在地。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411785/1651046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