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惩罚

推荐阅读:医龙狂飙穿书后我成了反派女魔头见龙卸甲秦苍穹宋怜星信书异域师之七彩大陆美漫从提问钢铁侠开始农门巧姐点食成金剑起长安我的1982回归劫

    于是原本的离去便不得不推迟,等给卓大娘下葬已到了下午,荣里跪在墓碑前,看着昨晚还摸着他脸笑话他的母亲今日已经成了冰冷的墓碑,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http://m.gudengge.com/1786880/


    玄霆看向沈焕:“掌印,如今卓大娘走了,荣里一个人在这里……”


    “让他跟我们走吧。”沈焕淡道,“他不是想当将军么,就让他跟着蔺将军吧。”


    玄霆连忙领命。


    这天傍晚,他们连夜赶回了金陵。


    沈焕才刚到掌印府,门都没进,就被门口的太监拦了下来。


    “掌印,皇上头痛病犯得厉害,您还是进宫去看看吧!”


    “皇上头痛犯了,你应该找御医,而不是找本司。”


    他牵了江雁回下车要回府。


    太监噗通一声在他面前跪下了:“掌印,皇上已经痛了几天了,您若再不进宫,只怕我们这些奴婢也不得安生!”


    沈焕沉眸:“先等着。”


    他送了江雁回回去换了身衣服,然后与江雁回一道入宫。


    太监也不知他这么晚了把掌印夫人带着是什么意思,但只要掌印肯进宫,他就是带一百来号人也不是事!


    296


    宫门早下钥了,看见他们连忙开门放他们进。


    沈焕直接去了容烨的寝殿。


    他这会儿几近癫狂的状态,把屋子里的东西全砸了,宫人怕他伤着自己,小心翼翼清理东西,可即便是他们清理干净,很快又有新的东西砸下来,根本就没法清理干净。


    沈焕和江雁回到的时候,屋内一片狼藉。


    “阿焕,阿焕!”


    听见宫人说沈焕来了,容烨披散着头发,鞋子都没穿便奔了下来,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近乎哀求一般:“快,给朕,给朕!”


    沈焕接过太监递过来的刀,轻轻划破食指,将鲜血滴进杯子里的清水中。


    待血液在水中散开,容烨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端起碗来,一口喝了个干净。


    而后,他瘫坐在地上,披头散发不断地缓和着情绪。


    江雁回被这一幕惊到了。


    向来在人前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皇帝,此刻披头散发不说,一张脸也是隐隐发黑,颈脖上好似还有黑色的暗纹,再加上他两边鬓角的白发,整个人简直如鬼一般,再加上他适才哀求沈焕的姿态,哪里还像个皇帝!


    而更为让人诧异的是,沈焕的血居然能帮助他恢复常态!因为这会儿的皇帝眼珠子分明已经恢复了褐色,颈脖上的暗纹也不见了,连脸色也恢复如初,除了憔悴很多,与从前并没有什么两样!


    沈焕的血,竟能治愈他!令人匪夷所思!


    宫人迅速进来清扫寝殿。


    容烨也在疯癫之中找回思绪,回过神来。


    他转头,看向了沈焕,眼底隐隐藏着仇恨的光芒。


    “你去了哪里?”


    沈焕言辞平淡:“被困在了春归寺,皇上不是知道吗?”


    “朕已经安排了萧培陵去清路,你根本就不在春归寺,沈焕,你是要将朕的性命置于不顾吗?”


    “微臣惶恐!”沈焕虽是这般说,可半点卑微的神态也无,“臣确实是在春归寺,只不过不是在寺庙里,而是困在了后山,等得知萧副统清完路已是今日,所以回来晚了些,还请皇上恕罪!”


    “恕罪?朕敢治你罪吗?朕能治你罪吗?!”容烨披头散发站起身来,忽然,他凌厉的视线如刀子般朝着江雁回射来,“都是你!”


    沈焕把江雁回往身后拉去,江雁回却固执地没有后退,而是站在他身侧,毫不畏惧地对上容烨的目光:“皇上这话妾身不明白,难道夫君陪着妻子有错吗?皇上有天下,有万民,有百官,可妾身只有一个夫婿,妾身有事,夫君作陪不是理所应当,怎么就成错了?”


    “你成日整出那么多破事,离间掌印与朕,还不是你的错?身为臣妻,从来不见为掌印着想,反倒处处要他为你善后,因为你,他不仅背弃提督,更是背弃朕,你这个坏女人,当初我就该一刀杀了你!”


    他说得恶狠狠,仿佛与江雁回有不共戴天的血仇。


    江雁回只觉得好笑:“皇上非要这么以为,妾身无话可说,只不过皇上说这些之前,是不是该扪心自问一番,你与掌印,难道真的是因为妾身才走远的吗?”


    “雁回!”沈焕看向她,“别说话。”


    江雁回耸了耸肩,立在一旁,那一头,皇帝气得眼珠子都在往外瞪。


    然后,他看向了沈焕:“就因为一个婢女,你就这么对朕,阿焕,你当真是要与她站在一边,与朕敌对吗?”


    “皇上言重了!”沈焕淡道,“臣只以为,皇上的病情多年未曾发作,早已痊愈,却不曾想到,离了臣仍会这般头痛难忍,这次是臣大意了。”


    “你大意?你分明就是故意!”容烨在大殿内走动,“是,当年因为你给朕续命,朕的身体这才好起来,朕对你的救命之恩也一直感激,是以这么多年尽心尽力报答,可你也要为朕的处境想一想,朕是皇帝,是一国之君,总要为天下万民负责,有些事情,也是身不由己!”


    “皇上身不由己吗?”沈焕淡看着他,“当日以命换命之时,皇上不是这么说的!”


    容烨转过脸来看向沈焕,盯了他好一会才似妥协一般:“你让她先出去,我们谈一谈!”


    沈焕看向江雁回。


    江雁回了然,转身便走了出去。


    等江雁回一走,容烨的态度立刻软了下来:“阿焕,时至今日,你还看不明白朕这么做的良苦用心吗?”


    沈焕淡看着他:“臣不明白皇上的意思!”


    容烨走上前来,握住他的手:“这天下,朕从来没想过一人独有,若是阿焕你想要,朕甚至都可以拱手奉上,但只要,阿焕你休了那个女人!”


    他神色慢慢冷厉:“自从那个女人出现,你三天两头的忤逆朕,其实朕对她从来都没有兴趣,我就是为了试试你,可你明知朕只是试探都不允许,她真的就有那么重要吗?我们和从前一样不好吗?”


    ------题外话------


    四百个字,稍等下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336733/1491837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