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入画

推荐阅读:秦君临慕妃萱孟知意陆垣衡神医赘婿神医赘婿洛华神医赘婿洛华江苏苏斗罗之攻略女神一寸山河咖啡馆内无敌于世大师姐她改门换派用诸天奇幻晋升漫威宇宙

    白檀历尽风霜,受尽磨难。

    委屈和耻辱不断冲击着她的肉体与灵魂。

    恨意像是一棵生根的萌芽,在心底壮大参天。

    半年,真的仅仅半年,白檀体内灵气滋生,古怪的是这灵气并不纯洁,反而邪气充盈。

    一名画妖师油然而生。

    她甚至想要将师父一同杀死,但她明白,自己的修为与师父不可同日而语。

    违心的跪拜之后,离山而去。

    重新踏入永乐县之后,她第一时间前往县衙。

    一副封有妖魔的画,盘旋而出。

    本想借此,诛杀贪官。

    可她失败了。

    知县身旁四大名捕,各个都是成名的斩妖师,剑气一出,画尽数碎裂。

    亏了她反应极快,见势头不妙,立刻逃遁,否则定要被捉拿归案。

    白檀知道,硬的不行,只能用计,遂来到落天河旁。

    她决定杀人,制造案情。

    只要知县无法查出案情,必令他狗头不保。

    于是,她率先寻到林氏,后者是瞎子,而且他人都不愿与其来往,正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她一边在家中照顾林氏,一边向外张望。

    刚开始,她也犹豫,毕竟这里的人是无辜的……

    可渐渐的,她发现村民们对待林氏的态度,令人发指。

    他们恨不得,让这样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冻死在数九寒天,葬于冰冷河底。

    都是恶人,恶人自然该死。

    白檀不再犹豫,每日夜间借着月光,提笔作画,几近成魔。

    冬风吹过,春又来。

    落天河开化,鱼儿一跃溅起道道浪花。

    有个青年,借着柔和的风,踏着木舟,在滚滚浪涛中前行,嘴中哼着欢快的曲调。

    犹记得前些日子,他来到林氏家,抢走了仅剩的余煤,临走前破口大骂,污秽之词不堪入耳。

    此人是否该死!

    该死!

    立于窗前的白檀双眸精光大放,玉掌一拍木桌,纸张化作一道紫色的光芒遁入河中,钻入青年舟底。

    纸上只画了一双粗壮的手臂!

    那一刻,画有了神韵。

    “砰!”

    手臂猛地从画中蹿出,一拳将木舟砸碎。

    青年大惊失色,落入河中准备逃之夭夭。

    人的力量终归是有限的,没游泳出几丈的距离,双腿被画中的手臂死死抓住。

    不足一瞬,青年身影消失于河面,深深沉入河底,惊慌失措的张开大口,腹中不知道灌了多少河水。

    就在他临死之际,白檀冷冷念道:“入画!”

    青年蓦然间消失不见。

    再瞧那画,粗壮的手臂化作虚无,多了一个栩栩如生的青年,正张牙舞爪,眸子中泛着冰冷的红光,妖气冲天。

    人死魂灭,化身妖魔。

    白檀一招手,画遁入空中,落进掌心。

    她将这画用七寸铁钉,钉入墙壁,转而盛了一碗热汤,端给林氏,道:“还热乎呢,你喝了吧。”

    林氏毫无知觉,笑眯眯的说道:“这些日子,多谢你的照顾了。”

    白檀盯着墙壁,心道:“知县大人,我倒是要看看,这命案你要如何来破。”

    此后几天,知县带着几名捕快前来侦查。

    白檀用同样的方法,对付捕快。

    正常来讲,以她的修为还不是捕快的对手,可捕快在明她在暗。

    而且捕快身为斩妖师,虽能斩妖除魔,可一到了水里就完全不灵了。

    没多久便被白檀杀的片甲不留。

    知县认为是妖魔作祟,汗毛倒竖,说什么也不敢再来过问。

    白檀苦苦等着上面对知县无能的审判。

    五日过去,知县竟毫发无损,上面似乎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一个普普通通的渔民,死便死了吧。

    官官相护!

    白檀玉掌握拳,冷冷的说道:“死一个不行,那就让你死十个,死二十个!”

    简直是天赐良机。

    没过几天,渔民们竟然想出办法,决定联合船只,共同捕鱼。

    白檀心中冷笑,难道这样你们便能对抗的了我的画?

    滑天下之大稽!

    这一日天昏地暗,暗流汹涌!

    原本风平浪静的落天河,隐藏着无尽的杀机。

    一张张画作安静的躺在河床之底,等待着渔民到来。

    白檀遥望河面,渔民们已划船至落天河中央,离远了看仿佛要游至天际。

    “林氏,那些渔民如此对你,你恨吗?”

    林氏面色微微一僵,喟然长叹,道:“这都是我曾经犯下的罪过,我应该承受惩罚,可怜了我那儿,从小被我连累,受尽屈辱,还被发配卜奎,至今生死不明。若能让我儿平安归来,我这条老命不值钱,愿以死谢罪!”

    林氏越是这般说,白檀越觉得外面那些渔民该死。

    莫名的恨意迅猛膨胀,紫黑色的妖气落于河底。

    画作上的妖魔骤然间睁开猩红色的双眸,伸出一对对巨臂。

    刹那间,河面波涛汹涌,一个巨大的漩涡直冲天际,将二十余只木舟统统摧毁。

    顷刻,渔民尽数入画,无一幸免。

    白檀再次招手,画作钉于墙面。

    二十八条人命,怨念与日俱增,不踏轮回,终成妖魔。

    原本幽美的画作,却成了他们毕生的囚笼,想脱离苦海,难于登天。

    唯一令白檀吃惊的是,知县并未因此而死,而是莫名的死在卜奎外的石林之中。

    ……

    苏城动容,原来墙上画中,真的封有死人!

    白檀目光冰冷,声音低沉却雄浑有力,质问道:“林公子,你说那些侮辱林氏的渔民该不该杀?知县又该不该杀?”

    苏城沉默不语,沉思片刻,随即抬头,斩钉截铁的说道:“该杀!”

    白檀身子微微一颤,略有放松的迹象。

    然而下一刻,苏城继续说道:“可林氏因此被魔气侵袭,命不久矣,她也该杀?”

    “这……”

    白檀语塞。

    苏城继续说道:“被你封印入画的二十八人,你可知他们的过往,难道他们每个人,都是死有余辜?”

    白檀银牙紧咬,狞声说道:“那陈家老小,就该满门抄斩?这仇不该报?”

    苏城摇头,道:“你没有审判他人命运的权力,至少那些无辜的人,你无权剥夺他们的余生。”

    白檀冷声笑道:“如此说,是没得聊了?”

    苏城手掌中有灵气浮现。

    他敢留下来,并毫无保留表达自己观点的底气,源自于实力。

    白檀玉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二十八幅画作,邪魅一笑。

    “既然如此,白檀邀你入画,请!”

    ………………

    晚上还有一更,八点左右,最晚不会超过九点。

    如果当天满100推荐票,第二天加更一章!!!

    求推荐票,求收藏!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97118/1114188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