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陈老七

推荐阅读:美女的重生狂婿开局被恶龙当食物大秦守墓人被迫嫁给厌婚死对头苍穹玄帝我为人间斩太岁我在南汉混日子剑傲乾坤人在斗罗,我自带神位从木叶开始超脱

    苦思冥想许久,苏城猜到些许源头。

    筑城不一定非要自己动手,只要与自己有关系,方能从中得到好处。

    刚刚教导别人筑城技巧,加快了其他囚犯筑城速度,御魔图把这份功劳也记在了自己身上。

    如此的话,筑城司最起码有七八十个筑城人,教导别人远比自己傻乎乎的筑城要快得多了。

    只是自己那点筑城知识还是稍显浅薄……

    刚刚获得的《筑城术》恰巧派上用场。

    里面有关筑城的知识面面俱到,苏城之前那点知识与其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最关键的是,其中讲解条理清晰,可直接当教科书来用,无需苏城花时间整理,堪称完美。

    将这个想法与提司说完之后。

    提司一拍大腿,欣然应允。

    从此,苏城无需向其他人一样,排队选择地段,而是随意走动,将自己学习到的先进知识传授下去。

    其他人也乐得接受,毕竟进度快了,鞭子挨得也少了。

    仅仅是一上午时间,就收到好几枚破灵丹,毫不犹豫的吞入腹中。

    经过多次洗礼之后,苏城的身子通体如玉,面泛红光,阳刚之气溢出体表,导致阴气深重的妖魔不敢靠近。

    虽然很忙碌,但过得十分充实。

    直到他来到第五个地段的时候,碰见个十分古怪的囚犯,别人都叫他陈老七,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挨多少鞭子,就是不干活。

    整个一死猪不怕开水烫。

    “兄台,该筑城了。”

    陈老七没抬头,确切的说是眼皮都没抬一下。

    苏城挠挠鼻子,心头郁闷,怎么七拐八拐绕到这小子的地段上来了,自己误工不算,还耽误我拿好处。

    提司呢,抽死他算了。

    刚要掉头离开,苏城暗暗摇头,从这里走到其它地段,得走半个时辰呢。

    好奇心作祟,又用了一次窥心术。

    这一看不要紧,顿觉得这陈老七真是太冤了,怪不得整天闷闷不乐,换做是别人恐怕死的心都有了。

    这事还得从一年前说起。

    陈老七在茶楼里听书,无聊时向楼下扫了一眼,正巧看见街角有一个身着布衣的女子,手执画笔,为来来往往的路人绘画肖像,赚点铜钱养家糊口。

    陈老七来了兴致,往嘴里丢了两粒花生米,下了楼。

    离近了这么一看,直教人目瞪口呆,女子相貌虽不是倾国倾城,却正对了陈老七的胃口,立刻上前求女子作画。

    女子手艺也是一绝,将陈老七画的惟妙惟肖。

    不仅如此,街边的车水马龙,统统入画,栩栩如生。

    陈老七仿佛入了迷,接下来的几个月,日日都来求画。刮风下雨时不见姑娘,心里甚是想念。

    一来二去,逐渐与女子熟络起来。

    要说爱情这东西很是奇妙,半年不到,两人便喜结连理,入了洞房。

    半年后,女子为陈老七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全家上下其乐融融。

    可事儿,就出现在给儿子办满月酒这一天。

    陈老七的父亲在永乐县也算是个富商,平时没少与当官的打交道。老爷子高兴,连知县大老爷都给请了过来。

    酒过三巡,知县姥爷干了一杯,起身欲要离去,眼角向墙上一撇,脸色顿青。

    三步并两步走到墙边,指着墙上的肖像,怒道:“这是什么?”

    原来,陈老七为纪念与女子的相识相知,将几个月以来,女子为自己画的肖像裱起,镶于墙壁。

    知县在意的却根本不是什么肖像,而是画中背景。

    画中车水马龙,一驾驾马车停于茶楼门口。

    马车中的箱子封的严严实实,女子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为了应景也就画了下来。

    可知县却知道,那马车里藏得都是他这两年来的贪银。

    本想人不知鬼不觉的藏在茶楼旁的宅院之中,万万没有想到,如此不堪的一幕被人画了下来。

    其实,单凭这画,外人根本查不出什么罪证。

    可人会心虚,尤其是做了亏心事的官儿。

    知县老爷不动声色的拂袖离去,令满堂宾客满头雾水。

    陈老七以为是知县喝多了,没在意。

    可三日后,陈老爷子的头上莫名背了一个大罪——走税,斩首示众。

    可谓是有冤无处诉。

    能去找知县姥爷吗?让你死的就是他老人家。

    陈老七流放卜奎,女子被知县姥爷掳走,至今生死不明。

    刚满月的大胖小子更惨,被捕快活生生的用刀捅死。

    这个时候,陈老七才后知后觉,画中的马车里绝对有大问题。

    可任他如何喊冤都无人理睬。

    谁能够想象,仅仅因为一幅肖像画,全家上下全部妄死,怎一个冤字了得。

    陈老七心中的结打不开,整日就像行尸走肉,话也不说,活也不干,被提司的鞭子抽死拉倒,清净!

    苏城叹了口气,心知无论自己说什么,终究无法打开他的心结,只好摇头离开,向下一个地段走去。

    “等等!”

    谁知陈老七忽然开口。

    苏城怔了怔,问道:“何事?”

    陈老七忽然跪在地上,认真说道:“我有事求你。”

    苏城诧异的问道:“求我?”

    陈老七直说道:“您是内阁中书苏大勇的儿子,我认得你。虽然现在你也被关押在此,但我实在找不到其他人……”

    有病乱投医,人之常情。

    苏城不忍拒绝,说道:“你求我所谓何事?”

    陈老七愤恨说道:“永乐县知县贪赃枉法,残害无辜,可至今逍遥法外。如果有一天您东山再起,定要帮我……”

    他将自己的冤屈,一股脑统统倒了出来。

    苏城本以为他说完之后,心情多少会有些许缓解,没想到事与愿违。

    陈老七最后朝苏城狠狠抱拳,重声说道:“苏兄,您若为我全家老小洗出冤屈,来世愿做牛做马,报答大恩。”

    说完,他起身,猛地朝旁边树桩撞去。

    “咣当”一声栽倒在地,死了!

    ……

    ~!~!~!~!~!!~!~!~!~!~!

    草帽不会无故写不相关的故事,都是为后面的故事做铺垫。

    惯例求一下推荐票和收藏,跪谢,跪谢!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97118/1110715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