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羊皮

推荐阅读:报告王爷,王妃又写和离书了女将军的成长之路苏漠林清漪盖世战神萧破天楚雨馨征服冰山女总裁沈浪苏若雪周元李清舞影帝从签到开始病娇王爷得宠着双宝助攻:爹地,妈咪又跑路了穿书后,反派九千岁他能读我心

    许是离卜奎近了,石林显得愈发诡异。

    借着夕阳的余晖,石六长刀背在肩上,提了提腰带,道:“你们几个,都给我老实点,快走!”

    赵守财贼眉鼠眼的瞧了苏城几人一眼,率先走入石林。

    苏城等人拖着沉重的脚镣,紧随其后。

    石六不停抱怨恶劣的环境,恨不得将他们直接了解在此,也省的进入卜奎了。

    但他不敢,六人之中,有一个必须带到卜奎深处,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赵守财突然顿住脚步,其余几名囚犯,包括苏城在内,均跟着停了下来。

    苏城心脏砰砰直跳,要逃跑了吗?

    石六跨步上前,抬脚踹在赵守财的屁股上,猛喝道:“快走,再耍花样,弄死你。”

    赵守财未理会他,而是斜眼与苏城几人对视,大喝一声:“跑!”

    六名囚犯没有丝毫犹豫,分别朝六个方向,用尽吃奶的力气,拔地而逃。

    苏城跌跌撞撞向前猛冲,心里不停念叨:“别追我,别追我,别追我……”

    可令他郁闷的是,还没跑两步,便听石六大嚷,“苏城,给老子站住!”

    几个呼吸时间,苏城被一把抓住。

    他暗叫糟糕,以这捕快的性子,还不直接一刀捅死自己?

    不料石六没有动怒,反而从腰间抽出一根绳子,将苏城捆起来,恶狠狠的说道:“逃?痴心妄想!”

    捆牢后,在苏城屁股上补了两脚,提起便走。

    苏城忍不住问道:“石六,为何不抓他们,偏偏抓我?”

    石六嗤笑一声,道:“蠢货,你父亲犯得罪过,令圣上勃然大怒,点名要你死在卜奎,让你逃了,不光我死,全家老小都得跟着吃瓜捞。那几个囚犯,若是跑了,我顶多会受些惩罚,你说,如果是你,你怎么选?这道理,刚刚那几个囚犯都懂!”

    苏城如梦方醒,原来赵守财早就知道石六会先来抓自己。

    “竟然阴我。”

    石六冷声说道:“放心吧,他们一个都跑不了,全都得死在我的刀下。”

    所有人都低估了一名斩妖师的实力。

    只见石六手提苏城,健步如飞,苏城只感觉耳边生风,眼前景物呼啸而过。

    一盏茶功夫,追上了四名囚犯。

    石六毫不含糊,话都懒得多说,血光飞溅在巨石龟裂处,像是婴儿的幼唇,咧嘴哭泣。

    苏城心中并未生出怜悯的情绪,反而生出些许快感,叫你们阴我,死有余辜。

    “只剩下一个了。”

    石六将明晃晃的钢刀插在地上,冷声道:“自己滚出来吧。”

    没有动静!

    石六轻哼一声,钢刀出,劲风起,东南角的巨石一分为二,恰巧露出赵守财颤抖的身影。

    苏城恶狠狠朝他猝了一口涂抹。

    活该!

    赵守财颤声道:“别杀我,别杀我,石爷,求你放我一马……”

    石六狞笑着朝赵守财走去,钢刀横斩,就在落下那一刹那……

    赵守财拼命起身想要逃跑,却有一块破旧羊皮从裤腿中掉落而出。

    “你藏东西?”

    石六顿住身形,心生疑惑。

    上路前,他亲自检查过所有人的身体,不可能有这么一大块物件没发现。

    赵守财像见鬼一样,瞳孔不断收缩,疯子般嗤言哧语,“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明明将它藏在私盐里,怎么又跟过来了?石爷,求求你将它带走,我跟你去卜奎,再也不耍心眼,就算死在里面也没有怨言,求求你,将这鬼东西带走。”

    苏城心中一颤,这家伙不像是装的,那东西究竟是什么,竟让他如此惧怕?

    石六嗤笑道:“少跟我玩低级把戏,这破东西一定是在路上捡的吧,装神弄鬼。”

    言罢,他一刀插向羊皮。

    下一幕,三人莫名的震撼,能将巨石劈碎的钢刀,却未能伤到羊皮一丝一毫。

    苏城不禁偷偷咽了口唾沫,莫名紧张起来。

    石六小心翼翼的向后退出一步,重新打量起近在咫尺的羊皮,面色凝重的说道:“这是什么东西?从哪来的?一五一十的给老子交代清楚,否则一刀砍死你。”

    赵守财身体情不自禁的哆嗦着,回忆道:“一个月前,永乐钱庄承办古玩儿会展,里面都是名家字画,还有不少古董。我是当地富商,与承办人张员外有利益往来,应邀前往。

    我对那些玩意不感兴趣,只准备走个过场而已。

    不过离开前,见其他人纷纷买了字画,我若空手离开,面子上过不去。

    因此,就在角落中寻觅起来,正巧看见这张羊皮地图,价钱也不贵,便买了回去。”

    石六踹了苏城一脚,恐吓道:“过去看看,羊皮里画的什么?”

    苏城极不情愿,见石六拿刀威胁,只好郁闷的蹲在地上,阴森森的风吹来,将卷在一块的羊皮纸吹开。

    那是一张地图。

    奇怪的是,上面像是盖着灰蒙蒙的面纱,完全看不清楚,只有中间一小圈地方,十分清晰。

    苏城觉得地图不同寻常,遂问道:“中间这地方,是哪?”

    赵守财摇头,道:“我也不认识。”

    石六从身后凑过来,左右看了半晌,脸色愈发凝重,朝石林深处望去,毛骨悚然的说道:“那里,好像就是卜奎。”

    他曾来过一次,所以也不能十分断定,朝赵守财厉声喝道:“说,后来怎么了。”

    赵守财似不愿回忆,在石六的逼问下,不得不继续说道:“从古玩会展回家的路上,倒也相安无事,晚上休息时,我将羊皮地图放在枕边,做了一个特别吓人的梦。”

    苏城和石六异口同声问道:“什么梦?”

    “我梦见羊皮纸中,蹦出一个戴着红色手套的女鬼。”

    “红色手套?”

    “没错,女鬼批头散发,没有瞳孔,一对眼白慎得人头皮发麻。最关键的是,她的脸就贴着我的眼睛,我想叫,却叫不出声,想跑,却怎么也跑不掉。

    许是她玩够了,手中多出一把匕首,狠命向我插来,一直插,一直插,插的我浑身是血,血肉模糊。”

    石六镇定心神,质疑道:“放屁,这种梦,没将你吓醒?”

    “可怕之处就在此!”

    赵守财说道:“我竟然活活被捅近一个时辰,都未曾从梦中惊醒。直到第二日清晨,旭日东升,我从梦中醒来,浑身的汗将被褥打湿一片,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谁知真正可怕的才刚刚开始……”

    ~~~~~~~~~~~~~~

    新书期,求大家推荐票、收藏支持,拜谢,拜谢!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97118/1110715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