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推荐阅读:这个大佬有点苟蚁的世界超神宠兽店我在大唐有后台三国之弃子魔神大明极品狂医天道天骄全能小医神快穿女主是个真大佬免费阅读

    齐望泽被这句话给问住了。

    在他的潜意识里,朗州这样的性子不会拒绝人,他对谁都是一副和和气气的客气样子。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态度忽然强硬起来。

    齐望泽脑子转得很快,不过瞬息之间就想通了。谁还没点儿有脾气的时候,总不能仗着人家给自己三分颜色就开染坊吧,再说了,这次的真人秀录制涉及到一档明星综艺,谁不想选队伍的时候深思熟虑一些呢?

    事实上朗州没想这么多,他话刚说完就后悔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见齐望泽露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开口:“不愿意的话其实……”

    “——要换组也可以,”朗州生怕他转身就走,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于是边打断齐望泽,边伸手压住他抬起的手腕,“但我有个要求。”

    有要求再正常不过,就怕没要求。齐望泽和他对视:“你说吧。”

    朗州缓缓松开他,神色自然:“现在还没想好,哥哥这个人情,不如我就先记下,怎么样?”

    申渊抱怀一语不发地在旁边听着,对朗州的反应嗤之以鼻。

    这都什么年代了,撩小妹妹都不流行这一套了,真土。

    练习生分完组,依次坐到导师位身后的观众席上,等待节目正式录制。录播厅台下右侧的位置,两名导师和几个导演正凑在一起说话。

    傅时延不喜欢听身边的人絮絮叨叨,心里有点烦。旁边的助理小跑过来替他换上棕色皮衣,再往他头顶戴上一个同色系瓜皮帽,看上去像个货真价实的侦探。

    傅时延心不在焉地,视线在有说有笑的练习生里逡巡了几圈,黑着脸问:“朗州呢?怎么回事,朗州这小子怎么没在我的队伍里?”

    助理听到他愠怒的声线,心里打了个突,忙往傅时延手里递过去一个木质的烟斗道具,说:“先别着急,我去了解了解,问一下。”

    “快去,”傅时延捏着烟斗的一端,咬牙切齿道,“一个真人秀都给我搞得漏洞百出。”

    助理不疑有他,捏着汗走了。傅时延人红脾气大,要是别的节目稍有不顺他的意,早就罢工开始闹了,这次是不敢在这档节目上惹事,才强迫自己忍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节目的导助跟着助理一同走过来,解释道:“傅老师,您是问朗州这个选手是么?他抽签去了付晚柔老师的组,两边的备采已经录完了,现在改分组有点麻烦,您看……”

    这个理由也太过于搪塞了一些,傅时延转了转手里的道具,撩起眼皮冷冷地瞧了工作人员一眼:“不愧是《时练》啊,底气就是足。”

    不待导助反应过来,傅时延阴沉着脸和另外几位导师上台了,助理怜悯地看了眼导助,打心眼里为他祈福。

    “不是,这,这算怎么回事?”导助也有点生气了,“助理您说说,练习生们还赶着回去训练呢,怎么能在真人秀这事上多花时间。再说了,把朗州换掉,还需要整个节目组重录不少备采,这不是折腾人么?”

    “你不能这么想,”助理拍拍他的肩,“我们家艺人就是脾气大,心高气傲的,必须得节目组哄着,这点倒是你们没有事先做好功课了。”

    这话说得未免太过嚣张,导助不满:“晚柔姐也是大腕儿,她家可跟你家态度天差地别。”

    助理听完这话,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一看你就是新来的吧,”他拖着长音,慢悠悠开口,“付晚柔腕儿再大,能大到哪儿去,但我们时延可不一样,他背后可是傅家,傅家你还不了解么?”

    导助没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犹自皱着眉一脸不解。

    “哎,你们《时练》节目组老总这段时间总要抽出时间过来看看吧,”助理说,“到时候可要藏好些,千万别被傅总发现你惹恼了他的小外甥。”

    轻飘飘甩下这句话,助理“啧”了一声,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导助站在原地,脸色倏然变得苍白。

    傅总……傅时延……傅总是傅时延的舅舅?!

    这句话串联起来,像一条引爆炸弹的导火线,刺拉一下灼痛导助紧绷的神经。原来傅时延之所以能嚣张在外,是因为投了个好胎!有一个做台长的舅舅,腰杆能不直吗?

    走远几步的助理偏过头向后打量了几眼,满意地看到导助惊慌失色的表情,长舒一口气,对着台上的傅时延比了个放心的手势。

    傅时延面无表情地坐在导师席上,脸色依旧很难看。

    “两位导师请分别上台前来领取各自组的剧本分发下去,练习生拿到属于自己的剧本后,游戏正式开始。”

    付晚柔扬了扬波浪卷长发,率先站起来。她配合节目组安排,换了身蓝黑相间的制服,胸前系着一条带有警徽标志的白色领带,看上去像是要扮演警察之类的角色。

    付晚柔走到台中央的桌前,打量了一番。

    “这里的‘警察组’写的是我的名字,里面的应该都是我们组小朋友的剧本吧?”她笑着问台下的工作人员。

    “是的,付晚柔老师,你所带领的小组是本次游戏中的警察组,拥有先一步检查案发现场并改造现场布置的权力。”

    “是吗?”付晚柔抱起面前印有自己名字的密码箱,惊喜地说,“那我们警察组的特权稍微比另一组要大一些吧。”

    “请侦探组组长傅时延上前领取你们小组的剧本箱,作为这场游戏的侦探组,你们将拥有询问警察并且搜身的权力。”

    傅时延点点头,快步走上前,单手拎着密码箱回来了,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现在请两位导师分配剧本,本场游戏共设置四名凶手,两名在警察组、两名在侦探组,率先找出全部凶手的一组获胜,否则两组均视为失败。四名凶手如能互认身份、同时拿到凶手道具将掌握凶手线索的角色击杀,则视为凶手胜利。”

    “知道了知道了,”傅时延打开密码箱,“我们两个导师应该不用拿剧本吧?”

    “两位导师只作为场外嘉宾给予协助,如有练习生在探索过程中拿到功能卡,可以额外开启导师重要剧情。”

    傅时延懂了,感情他和付晚柔只是两个有上帝视角的彩蛋角色,能不能加入游戏还要看练习生的操作。

    原来游戏规则本来就不允许他和朗州有过多接触,这样说来也不是很亏。傅时延随手将装着厚厚一沓剧本的箱子给了身后随便一个练习生,百无聊赖地开口:“你们自己按照喜好随便分一下,我就不介入了。”

    练习生受宠若惊地过来,连连开口:“好的……!傅老师,让我来发剧本吧。”说罢,他自告奋勇地站起身来向后递剧本。

    齐望泽和申渊一样,坐在稍微靠后的位置,剧本分到他们这里已经所剩无几,幸亏申渊眼疾手快冲上去抢了两本看上去比较厚的剧本,否则发到最后,两个人只能拿到几页薄薄的纸。

    “剧本厚,说明线索多,戏份也多。”申渊得意地扬眉,将其中一本交到齐望泽手上。

    齐望泽说了谢谢,翻开第一页,粗略地看了几眼。

    最后一页写着一行小字:你并不是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齐望泽往前翻了翻,大约是自己所饰演的角色生平和案发故事时间线,给的可疑线索很少,估计是要一会儿录制节目的时候现推。

    申渊将a4纸哗啦啦翻得很响,随后用胳膊肘轻轻戳着齐望泽:“透露一下,你是不是凶手啊。”

    齐望泽闻言,好笑地看着他:“那你起码也有点诚意,告诉我你是不是凶手。”

    “我不是。”

    “那我也不是。”齐望泽眨眨眼。

    “切,”申渊撇嘴,“一般你这么说了,那就是凶手实锤了。”

    “乱猜什么,一会有你大显身手的时候,”齐望泽笑了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双眸望向录播厅后台,“现在,我们先去后面做准备。”

    两个人的出场顺序都很靠后,只好跟着练习生大部队下去候场。

    导演一声令下,布景工作人员带着道具一路小跑到台上快速布置起来,十五分钟后,这场剧本杀真正开始。

    齐望泽饰演的是一位受公爵邀请参加舞会的医生,因为路上天气原因他迟到了,在舞会开始前半刻钟才匆匆赶到公爵庄园的门口。

    工作人员给他套了件白大褂,外加一副古铜色圆框眼镜,一个牛皮质的收纳箱。

    齐望泽上台前最后看了眼剧本,随后正了正衣领,一步一步踏上台。

    面前是一扇简易的门框,他按着门框上挂着的门铃,背诵出剧本的第一句台词。

    “你好,请问是查理特玫瑰庄园吗?我是齐医生,赶来参加今晚的舞会。”

    说罢,他轻轻靠着门框,装作看不到里面的样子,露出紧张的神色。

    过了会儿,录播厅后方走来一个穿着燕尾服的高个男人,他微笑着迎上来,热情道:“齐医生晚上好,你来的正合适,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朗州穿戴好白色的手套,边动作边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玫瑰庄园的管家,朗州。”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60265/1050008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