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锦衣娘子 > 第6章好一个兄弟情深

第6章好一个兄弟情深

推荐阅读:北方有二哈仙韵传在恋爱综艺中艰难求生小说娇妻养成日常番外很多的总裁小说离婚不可能淏淼 小说和离前道侣失忆了 小说顾云黛赵元璟进击的战锤和离前,道侣失忆了txt百度网盘

    刚到家没一会,府衙便传陈四过去。

    为了长平县那桩新案,不过这次查验的,不是陈四。

    “让三伯父去?他能看出什么?”婵夏惊诧。

    陈四出身仵作世家,兄弟二人全都做了仵作。

    陈三入行比弟弟晚,学艺不精没当上团头,这种大案,怎么能让陈三去呢?

    陈四满面愁容。

    “知府大人是想让我去,但你三伯父抢了去,与我私下说是你三伯母想吃长平县的蜜饯。刚好顺路带些回来。”

    “他跟三伯母不合,哪会这么好心带什么蜜饯,还不是想着春满楼的翠儿。”

    长平县春满楼的花娘翠儿,跟三伯父有些交情,那边的案情,三伯父跑的比兔子都快。

    “不可妄议尊长...我提点了他,要他仔细查看,你三伯父入行眼看就要满三年了,过了这三年无纰漏可拿赏银,千万别在这节骨眼上出差池。”

    “你这好意全都被三伯父当了驴肝肺,他只会觉得你想削减他赏银。”

    仵作三年不出错,便可视情况得到赏银。

    如陈四这般屡破大案的,能得到十两,陈三这种只破小案的,能拿六两。

    陈四知兄弟学艺不精,只派简单小案给弟弟,案情小出错少。

    陈四一番好意,陈三却不领情,只当弟弟是故意刁难,不让他拿多赏银。

    “我与他到底是血浓于水。”

    婵夏撇嘴,兄弟处不好,一样反目。

    没有血缘的兄弟,未必不情深。

    赵义出生入死只为抢回义弟尸身。这样的兄弟情难得可贵。

    反观她三伯父,跟阿爹一奶同胞,却不见半点手足情深。

    前世阿爹被打死,她被送入教坊司做苦役,临行跪求三伯父安葬阿爹,三伯父竟不管。

    还在官府查家之前,卷走了家中所有值钱财物。

    最后跟阿爹共事的捕头帮忙,安葬了阿爹。

    婵夏想到三伯父没好印象,巴不得不往来。

    前世三伯父没去长平县,她昨晚的行动,改变了前世轨迹。

    若阿爹的死真跟长平县新案有关,三伯父怕是要倒霉...

    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婵夏只盼三伯父别牵连到阿爹。

    转天,烈阳高照,正逢三伏,路上行人甚少,府内无差,陈四闲在家。

    婵夏煮了绿豆汤,放在井里镇凉,父女俩围坐树下,品着清心润肺的汤。

    “你三伯父该回来了吧...”

    “四叔救我爹,出事了!”陈三的长子福子跑了进来。

    见到陈四便跪地哭诉。

    长平县来了人,说陈三冲撞亡人,中了邪煞晕厥不醒,陈三媳妇没了主意,请陈四出山帮忙。

    婵夏听福子讲完,大概明白几分。

    三伯母舍不得就要到手的六两赏银,不报知府,跑过来找阿爹求助。

    三伯父醒来,功劳皆是三伯父的,与阿爹无关。

    三伯父醒不来,阿爹便要惹上一身麻烦。

    好一个“兄弟情深”...

    婵夏猜心慈人憨的阿爹不会坐视不管。

    “阿爹你上报知府,领了公文你我一同前往长平县。”

    “还要上报知府?你这一耽搁,我爹若是没命了如何是好?”福子怒斥。

    “你爹的命是命,我爹的命便不是命了?若此时有了案情,我阿爹岂不是要担个渎职之罪?”

    “眼下太平的很,哪来那么多的案情...”

    正争辩着,府衙来了人。

    城内李家香铺出了命案,要陈四过去查看。

    福子面如土色,陈四左右为难。

    “阿爹,我去长平县,你跟着知府查案,既能解三伯父燃眉之急,又不耽误知府查案。”

    婵夏叮嘱陈四,一定不要隐瞒,告诉知府她为查案方便女扮男装,以防被别有用心之人抓住把柄,情况紧急,知府就算再昏庸也不会怪罪。

    “你一个黄毛丫头能顶什么事儿?”福子质疑。

    “不服就自己想辙。”要饭还嫌馊,说的便是这种人。

    福子不吭声了。

    中煞这般晦气的事儿,没几个会出手帮忙。

    陈四不想让婵夏去。

    婵夏这俩月看了些家传之书,昨日缝尸做的也很好,但眼下这事儿比缝尸棘手多了。

    不仅要处理陈三中煞,还要在陈三醒来前,配合知县查案验尸。

    即便是陈四亲自去,也没多少把握。

    陈四脱不开身,只能让他手底老仵作带着婵夏,先去应个急,等他这边忙完了,再做下一步打算。

    借了辆驴车,婵夏跟着仵作老王赶赴长平县,福子也跟着,一行人快马加鞭赶赴长平县义庄。

    福子胆小,不敢进义庄。

    婵夏便让他守着驴车,她跟着老王头进去。

    义庄空旷的长廊步步回音,身后凉风阵阵。

    这天说来也怪,出门时还是清空万里,进了长平县便是乌云密布,虽才下午,天却阴沉沉的,颇有几分诡谲之气。

    仵作老王入行二十余载,见多了这样的场面,却还是胆战心惊。

    此番又是为了陈三中煞之事,更多了几分忌讳,越往义庄里面走越不安。

    “阿夏,我过了暑气,腹痛难耐...”老王突然停下,捂着肚子哼哼。

    这一路他喝了婵夏三碗绿豆汤,吃了半个炊饼,生龙活虎,哪有半点过暑气的样子。

    婵夏一看便知老王是装的。

    阿爹让老王过来,老王不好驳阿爹面子,便想了这么招金婵脱壳。

    “王伯既然不想进,我便一人进好了。”

    婵夏笑不到唇畔,一双笑眼璀璨如烟火般明媚,看穿一切。

    老王被她看得心虚,借口肚子疼跑了出去。

    出了义庄,老王擦了擦额上冷汗,小声嘀咕。

    “这陈团头到底是怎么养的娃,竟没半点姑娘样,这种地方来了也是面不改色,怪不得嫁不出去...”

    一匹黑色骏马飞驰而来,扬了老王一脸土。

    马上端坐一人,头戴一顶黑色帷帽遮着,看不见脸,却能感到铺面气势。

    老王被这凌厉之气压得低下头,那马贴着他奔过,黑色衣袍被风卷起,露出悬挂在腰间的象牙腰牌。

    惊鸿一瞥,却也足以让老王看清上面的弯月梅花图,霎时惊出一身凉汗。

    厂卫的人!

    老王想到还在义庄里的婵夏,不由得一激灵。

    这案情竟惊动厂卫的人,稍有不慎便会招至灭顶之灾,陈团头那个胆大的女儿,这次怕是不好过了。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60104/1050008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