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24、大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118♂阅♂读♂网*♂w♂w♂w.118♂yue♂du.com

我妈一边开车一边担忧地说:"冉冉啊,你这性子就是犟,那个大师又跑不了,你等好点了,妈在带你去呗!再说了妈妈的朋友都找她看事,她可是出了名的先生。【狅】-【亻】-【曉】-【說】-【網】-ΨωΨοDUshU'KR"

    一路絮絮叨叨地终于到达目的地,我看着那两扇紧关着的大铁门,瞬间有些想打退堂鼓。

    我犹豫了半天,颤了颤音:"妈,要不咱先回去吧!"我妈嗷一嗓子,给我吓一跳!

    她说:"安冉冉!你这孩子,咋回事?来的是你,要走也是你,这郊区这么远的路,你都不心疼一下你老妈啊?从你爸去世了,这两天我都没合过眼,天天都提心吊胆的过着,你这哪里是贫血。我看你这孩子是精神出了问题!"

    我??

    "对不起,妈!"我低着头,表情十分痛苦。

    感觉自己确实有些冲动过激,但是??我太想知道是谁,却又害怕知道!

    这感觉让我的心情十分沮丧。

    我妈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好,态度温和。哄着我说:"咱都来了,就进去先瞧瞧,那天刚进个门,你就一惊一乍的晕了过去,我都没来得及见大师一面,就打了救助电话。给你拉医院去了。"

    "幸亏你这是贫血,要么我这哪里受得了,你和你爸这一折腾啊!妈都快被你们吓出心脏病了!"说着我妈的眼泪就要落下来。

    我有些自责道:"妈,你别哭,我们现在就进去。"我和我妈下了车,我深呼吸一口气,感受外面的空气,让我的大脑清醒了一些。

    我才鼓起勇气去敲了门。

    开门的是一位穿着十分邋遢的中年男人,他身上的污垢,已经让我看不清衣服的颜色。

    他的头发特别长,整张脸都被埋在了头发里,头发也是乱遭遭地打成结,身上还有一股汗臭味。

    他开门直接就问:"预约了吗?"

    我妈点头,笑着说:"已经约过了,袁先生说今日在家等我们。"

    这中男人侧了下身,"进去吧!"

    我特意注意他的动作和说话的语调,言谈举止都透露出一股富贵气息。

    可他的穿着给人的印象,却更像是个流浪汉、乞丐?

    他可能注意到我的目光,抬起头看向我,我也看不见他的眼睛,只是觉得他看我的时候,身体颤抖了一下。

    因为我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所以格外注意他身上的每一个动作。

    我妈忽然抓住我的胳膊,"看啥呢,快进去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哦了一声,走了进去。

    中年男人把门关上,前面带路,领着我们上了二楼。

    "先生在里面,你们净手后,进去吧!"

    这第一次听说看事,还要净手?

    不都是直接进去烧香拜拜,然后给钱么?

    我挑了挑眉,把手洗干净,跟着我妈走了进去。

    忽然才想起,我妈说这人姓袁!

    不会那么巧吧?

    我的右眼忽然跳个不停,心里慌乱,紧张的一双手,都无处安放!

    中年男人在我背后说了句:"不要害怕,先生人很好的。"

    我蓦然回头望了他一眼,可他已经向着楼梯的方向往下走了。

    我跟着我妈走了进去,进去却发现。这二楼整个一间卧室,里面摆放了几个佛像,还有道家的图文。

    天花板特别高,前面有一张长长的供桌,上面摆满了水果。

    一位看着十分年轻,身材微胖的女人坐在那里。脸上的妆容浓艳,嘴唇是那种特别红的大红色。

    一头的短发,她看见我们进来了,直接说道:"先上香在求事。"原来是个女人,我一直认为先生,指的是男性。

    我皱着眉,看着她的脸颊出了神。

    这女人和昨日那个神秘老人,完全不是一个人!

    我有些失望,自己今日没有见到他,却又窃喜??幸好没看见他。

    因为我真的知道是他后,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打不过。斗不过,只能是死路一条!

    "求什么?"她看我和妈妈上完香,闭着眼问了句。

    我妈推了我一下,意思让我说话,我有什么可求的,于是我一脸认真道:"求命!"

    她睁开眼看向我,"姑娘,你那是借命,既然是借命,迟早要还的。"

    我的眼神微变,犀利的目光看向她,吸一口气。问道:"你认识我?"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我不死心地直接说:"我叫安冉冉!"

    她的眼神毫无波澜,拿起剪刀把着了一半的香给剪断,幽幽说道:"姑娘,你的心乱了!"

    无力感让我瞬间泄了气。"最后一个问题!"她闭着眼说:"你不是来看事的,到是像来看我的。"

    我心里一咯噔,硬着头皮,继续说:"没错,我不相信巧合,除非你告诉我。"

    我妈傻愣愣地坐在那里。看着我不知所措。

    "姑娘,你问错了人,我只是个先生,你若求财,求婚姻,求事业,我帮你瞧上一瞧,可你这三不求,上来就要命,我劝你还是回去吧。"

    我妈陪笑地接过话:"先生,我女儿最近精神受了刺激,她就是来求婚姻的,您还是帮她看看吧。"

    "人鬼殊途!"我和我妈听她这么一说,明显一愣。

    我妈问她啥意思,她不在说话了,闭上眼,让我们回去。

    袁家?

    呵呵??

    原来有这么个人坐镇,怪不得,那么有钱的一家子死人,却敢光天化日之下逼我冥婚!

    我临走的时候,与这女人四目相对,我看不懂她眸子里的神情,而且她的眼神也特别温和。

    让我很难怀疑她是坏人,可只要跟袁家、白家有关系的。我基本上判断她就是坏人!

    到底谁在害我?我身上有什么他们不值得争夺的东西吗?

    那些脏东西说,安家没个好人,都是因为我,他们才会死,所以要我陪命!

    袁家呢?

    让我嫁给那个出了车祸的儿子,为什么选中我?

    中元节,黄泉路??

    我和我妈出来,还是那个中年男人开的门,目送我们离开他才进去。

    我透过车窗看向那栋楼,很快的这栋楼就从我的眼前消失了。

    "你怀疑她是害你的人?"我妈一边开车,一边问我。

    "妈,我爸死绝非偶然!好端端的怎么可能出了车祸?我在城里发生的事情,包括昨天遇见的人,这背后一定有人操控这一切,而白志平也不是个好人!"

    我妈听我这么一说,猛地踩住油门,我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给闪了一下。幸亏是系了安全带,要么我准得飞出去。

    "怎么了?"

    我妈一脸紧张的看向我,"你刚才说什么?"我就把我刚才的话又重复一遍。

    我妈抖着音说:"完了??我干了蠢事,白志平把你爸的日记本给拿走了!"

    我紧张地问她:"什么日记本?"

    "就是记账的本,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我看了里面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容,他只说回去保留起来!我也没在意,想着他跟你把交情这么深,拿回去个本,也没啥。"

    "那个日记本??会不会有什么秘密啊?"我妈一脸担忧又自责。

    最后叹气:"你爸什么事情都满着我,我就是想帮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妈,你别着急,我们先回去。"

    到家后,我下了车,没进屋直接出去了。

    出去时,我给白羽打了电话,白羽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怪,却还是答应我在咖啡馆见面。

    白羽还是在那条马路对面,我看见他,他也看见我,正准备过马路时,他的脚被什么东西绊倒了。

    我猛地抬头,看向他的身旁,却发现一个巨人手持镰刀,镰刀上的锁链,狠狠地锁住他的脚踝!

    我惊吓道:"白羽!"他痛苦地看着我,一脸的绝望,他脚上的皮鞋都蹭掉了,就是站不起来,他冲我喊了句:"你爸的日记本??"

    嘭地一声,一辆极速的大卡车把白羽撞飞出去,身体都被碾碎成一团肉泥,脑浆都迸出,满地的血液??

    有路人也吓得不轻,纷纷尖叫,叫喊着拨打了电话。

    我身体失重,脱力地跪倒在地上,半天缓不过神儿来,刚才那个拿镰刀用锁链的是什么东西?

    大家都看见了,还是只有我能看见?

    猛地我的脚踝也被锁链给缠了起来,那个巨人怪物拿着镰刀,此刻就站在我身后。

    "救命!谁来救救我!"

    人们看着我趴在地上大呼小叫,以为我精神出了问题,都淡漠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去看那个被大卡车碾碎的尸体!

    "你??放开我。"

    我对着他崩溃地大喊,可他根本就不听我的话,举起镰刀对着我的脑袋就要砍下。

    可就在我绝望中,以为自己要被他砍死,和白羽刚被撞飞的画面重叠在一起的时候,我身体里忽然出现一种力量。

    我使劲一拽,蓦然站了起来,看见脚踝上的锁链断裂,我脱掉高跟鞋,一瘸一拐的跑了出去。

    他说:"你不能走!"

    不走难道被你杀吗?

    "我不管你是什么怪物,可是??我没有招惹你,你干嘛要杀我灭口?"

    他猛地甩出镰刀上的锁链,继续把我缠住,他歪着脑袋,认真地说:"因为你能看见我!"

    我顿时要哭出声了,"您高抬贵手,当我看不见你,行吗?我就是个区区微不足道的人类。"

    "你不是人!"

    这东西还会骂人呢?

    他忽地再次抬起镰刀向着我的脑袋落下,我这回可没力气挣扎了,他是真想要我的命啊!

    人的力气,怎么可能有鬼大?

    我有留恋,有不舍,却只能眼睁睁的绝望到崩溃地等着这镰刀宣判我的死亡!

    "滚回地狱!"♂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118♂阅♂读♂网*♂w♂w♂w.118♂yue♂d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