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8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118♂阅♂读♂网*♂w♂w♂w.118♂yue♂du.com

风争嘴角一抽,心中已是暗暗后悔。(狂·亻·小·说·網)[ωWw./XIAo/sHuo./Kr]

    他追随风若然十余年,对风若然十分了解,自风若然选择不理会叶冲,目标转为甄诚后,风争就心神领会。

    自家大小姐这是还拿不准叶冲的底细,要让他风争代为试探。

    正因此,风争才流了下来。

    可鬼知道,叶冲这家伙??

    深吸一口气,风争强自挤出一抹笑靥,"咳??叶长老当真会开玩笑。"

    但不等他说完??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

    叶眨着眼睛,一脸真诚和认真。

    风争??彻底无语。

    好半天,风争缓过劲来,"叶长老,不如我先带你看看你在我风家的起居环境吧?"

    "嗯,这个很重要。老话说的好,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这以后可是我跟娘子鸳鸯戏水之地,小爷必须好好看看。"

    依旧是一脸认真和真诚,风争??直翻白眼。

    ??

    一刻钟后,风家族地深处,一栋典雅别院之中。

    "争叔,可曾问出什么?"

    风若然端坐于茶桌之旁,但同阶的风争则如护卫般站在身后。

    自风若然父亲担任风家家主起,风争便成了她这一脉的铁杆亲信。这些年来,风争恪守规矩,哪怕修为不弱她风若然几分,哪怕在她风若然这一脉中地位也举重若轻,却依旧极为恪守本分。

    "没有,此人看似纨绔不羁,但滴水不漏。"

    风争沉吟道,"他只是说??因为爱慕大小姐,想娶大小姐为妻。所以才来了我风家。"

    "明白了。"

    风若然稍稍一顿,蹙眉点头。

    整个滇州,仰慕她风若然之辈比比皆是。可断然不可能会有人为了她风若然,几乎灭杀整个甄家,甚至??还彻底得罪了风卓一派。

    仅仅只是喜欢她风若然所以做出这一切?她自然不会相信。

    房间中,再度归于安静。但就在这时??

    "当真明白了?"

    却有一道声音,陡然响起,似鬼如仙,却又阳刚至极。

    只瞬间,风若然和风争都不曾对视一眼,各自面朝南北。双手点向东西。

    不知敌人来自何方,那么??四面皆敌!

    可是??

    "娘子,只一刻钟不见,便忘了夫君了吧?"

    声音再度响起,紧接着便有一道身影自房梁黑暗中飘然落定。

    身姿高瘦,仙姿傲然,唇角更是勾勒出一抹玩味痞笑。

    风若然目视叶冲,眼中戒备之意却不曾缩减半分,"叶长老年轻有为,怎么也学古人,做那梁上君子?"

    叶冲则轻笑一声。指间微摇,宛若地痞流氓。

    "娘子言重了。另外啊??"

    唇角轻勾,叶冲缓步向风若然走去,"风争大哥其实说错话了。"

    闻声,风若然和风争对视一眼,目光疑惑。

    而叶冲,轻然打了个响指,"除了要娶娘子为妻外,小爷还有一物要取。"

    "什么?"风若然下意识问道。

    "皇天厚土。"

    声音落定,风若然和风争眼中疑惑尽去,一切??都说得通了!

    莫说滇州,便是整个华夏九州都有一种传言,神话之中,女娲补天剩余的五彩石,万万年后化作皇天厚土。而这皇天厚土,便在风家!

    数百年来,甚至是自风家创族至今,梁上君子、江洋大盗甚至是京都十宗族,又或者是如天变、天门一般的神秘实力,都曾来风家,要的??也便是那皇天厚土。

    皇天厚土确实存在,而且当真就在风家。无论是哪朝哪贷的风家家主,都不曾否认。

    可无论来的是何方神圣,皆是来时势在必得。走时,失落至极。

    只因那东西,取不下,带不走,拿不掉。

    跟风争对视一眼,风若然深吸一口气,轻然而道,"皇天厚土,我风家确实有。但是,叶长老定会失望,因为那般神物,绝非我等凡夫俗子能够??"

    声音,戛然而止。

    却是一道微光闪过,两柄或白或金的玲珑小剑,陡然出现在叶冲跟风若然之间。

    风若然和风争,目光猛缩,神情骇然。

    空气,忽地停顿了几息时间。

    而后??

    咚!

    风若然竟是双膝跪地,身形微颤。

    所向,叶冲!

    "大??大小姐,您这是??"

    风争咋舌,隔空御物,且是两柄灵光飞剑,这足以让人震惊。可是,风若然自开智以来便处乱不惊,颇有上位者威严,是那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物。

    可今天,怎么??

    而风若然,却好似没听到风争的话一般,头贴地,行匍匐大礼!

    "风氏后裔风若然,恭迎圣主!"

    这一刻,风争隐约想起了什么,头脑炸响。

    他终于明白叶冲为何说要娶风若然时那般自信笃然??

    几个月前,风家老祖故去前突然回光返照,说出了唯有历代风家家主才知的秘辛。当时的风争,成为风家临危受命大臣,才得以知晓。

    而那秘辛,便是跟皇天厚土有关!

    世人都知,皇天厚土乃女娲补天的灵石衍化而来。但其实不然!

    这世上,究竟存没存在过女娲,风家历代家主不知道。但他们却知道一件事,皇天厚土并非来自女娲,而是来自一个人!

    更确切的说,是一个人留在皇天厚土之上的印记!

    这人,生活在哪朝那代,没有人清楚。那皇天厚土上的印记究竟是什么文字,更没有人清楚。但只看皇天厚土一眼,无论是山野村夫还是学富五车的文人雅士,都好似有天神相助一般,能瞬间秒懂那印记之意。

    那人,自称青玄仙帝!

    那字之意,也简单明了。

    先是一部足可让人修行至天人境的无上妙法,最后便是只言片语的警言。

    得妙法者。时代守护皇天厚土。若有朝一日,有御剑而来之人所要皇天厚土,便必须给之。

    并且,永世为奴!

    而主,为来者!

    而现在??

    隔空御物,更是两柄仙灵小剑,要的??也是皇天厚土??

    风争怔怔看着叶冲良久,才跟风若然一般无二,跪地,行礼。

    "风氏后裔风争,恭迎圣主!"

    叶冲目光锐利。俯视两人。

    沉默片刻后,才指间勾动,收起玲珑小剑。

    "风家之事,我已经一清二楚。本是想多跟你们玩一阵子的,但时间有限,便简单直接一些吧。"

    "滇州双骄,一为风家,二为驭兽宗。风家为难,看似是风凌火争夺家主,但背后却有驭兽宗的身影。"

    "所以,得皇天厚土后,小爷亲自出手,助风家再灭驭兽宗!"

    "如何?"

    仙音起,房间中都似有空气震颤。

    风若然哪还有抗拒之心,美眸低垂,重重点头,"谨遵仙帝法则!"

    叶冲却是笑着摇头,张张嘴,欲言又止。

    他非仙帝,尊号不敢妄言。

    但对于风若然等人,又何须解释?

    待日后再见面,他以仙帝之威再临风家便是!

    ??

    一个月后。江州,姑苏。

    风云突变,真个姑苏已是山雨欲来。

    原本知晓京都来人,举办江州世族会武之人,只有三大一等豪阀和秦家罢了。

    但前几日,随着一行神秘车队出现在江州那标志性的建筑物,倾天台。

    一切,已昭然若揭。

    哪怕并非世族、宗门众人,哪怕只是地位卑微的平头老百姓,都在那街头巷尾,议论纷纷。讨论的,也都是那即将到来的江州世族会武。

    李尊山李氏、寒清湖俞氏、陈城陈氏,谁会成为百年来,第一个登顶江州霸主的存在!

    而今日,便是江州世族会武举行之日。

    倾天台外,万人空巷。

    倾天台内,数百世族强者,如坐针毡。

    ??

    寒清湖,俞秋水别墅。

    在族中两位八重强者的【邀请】之下,俞秋水缓步走出。

    这让两位强者都颇为意外。

    只因他们得了族长俞怀先的死令,务必要将这位不愿参加江州世族会武的江州第一没人请到倾天台。

    只因那前几日自京都而来的神秘车队,为首之人。乃是倾慕俞秋水很久的武道天才,司无极!

    "你这么肯定,他进入必去倾天台?"

    忽地,却有一道声音从别墅中传来,紧接着陈妍的婀娜身姿,走出别墅。

    入天变,生死不由己。

    但今日,陈妍为陪生死至交,便是明知违抗军令,也一往无前。

    "会。"

    俞秋水淡然点头,干脆直接。

    而后。上车。

    一双美眸,灵动轻意,凝望着那无边的寒清湖。

    "他答应过我的,从未食言。"

    ??

    秦家庄园。

    秦万重一身锦戎,秦风柔一身劲衣。而在两人身边,是不似往日中二,已是一脸凝然的罗正。

    "你师尊??"

    "会来。"

    不等秦万重说完,罗正目光如炬,极为肯定。

    秦万重轻笑,"我自然清楚。我问的是??"

    依旧不等秦万重说完,秦风柔凝声而道。"师尊仙音,从未食言。"

    "爷爷,江州霸主,终将是秦家的。"

    "但请爷爷允许,今日后,我秦风柔能跟随师尊叶冲和师兄罗正,游侠华夏。"

    "爷爷??准了。"

    飒然一笑,秦万重向庄园之外走去。

    而秦风柔和罗正对视一眼,亦步亦趋。

    ??

    姑苏边界,叶冲曾走过两次的低矮山丘。

    半山腰处,一辆神车五菱荣光停靠在路边。

    夏依人和小秘书走下车,凝望着那山下更远处的城镇。

    主驾驶和副驾驶上,则是张三和李四。车辆怠速,随时准备出发。

    更远处,李青和庞童、光头,驾驶着同样的五菱荣光,等待。

    "老板,多路可达姑苏,您为什么??"

    小秘书欲言又止,夏依人却只是宛然一笑,笑容中,尽是甜意。

    "我听李青和那叫庞童的朋友说,在姑苏和遇害间来去时,这是他的不经之路。"

    "这个山坡,曾是他一夜的家。而那一座城镇,还有一个卖了十三年水果的老人,曾救过他一命。"

    "他说要我见证他今日之辉煌。但在此之前,我想走一走他走过的路,看一看??他自己的生死。"

    "如此,才能真正??生死相依。"

    ??

    明心岛,万星聚灵大阵全开。

    光盾,漫晴空。

    别墅客厅,天溦子、钱百万、魅七娘等人凝然而立,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地下二层,叶冲闭目而坐,已是满脸汗水。

    而在他身前,则是一个悬空飘动的药鼎。

    鼎炉之上,青烟袅袅。

    鼎壁之上,镌刻着两个古朴铭文。

    青虹。

    不知过了多久,叶冲终于睁眼,眼中有仙威弥散而来。

    而同时,药鼎竟自行打开,一枚赤焰丹丸,飘然而出。落入叶冲手中。

    丹丸之上,赤焰密布,好似能燃烧一切。

    可叶冲却不管不顾,将之吞下,再闭目。

    睁仙目,仙丹处。

    闭仙目,天地黯!

    而别墅之外,那将整个明心岛笼罩其中的万星聚灵大阵,却也在仙丹出现的第一瞬间,忽有一道无形光柱,冲天而去。

    似穿透云霄,似无视无垠天际,似刺破黑暗,似一位嫡仙人??

    俯视天地,笑看九州。

    ??

    西北大漠,一群身穿军服的少年下意识举目望天。

    "看到什么了吗?"

    宁野唇角轻勾,笑问道。

    "没有。"

    少年们齐声摇头。

    宁野却是再笑,"我好像看到了。"

    "什么啊?"少年们再度齐声轻问。

    "你们日日夜夜、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

    岭南十万大山,神秘基地。

    关天海和陈东正凝望地图,比比划划。

    在两人身边,还有一对男女。

    两人年龄跟叶冲相仿,更是有着世俗眼中标准的夫妻相。

    而两人,本就是夫妻。

    南部战区,曾仅屈居于赤耀之下的特战队。

    队名【贪狼】,男为队长,贪狼之力,陈柏霖。

    女为副队,贪狼之速,周令筱轩。

    四人不在商讨着什么,可忽地,关天海却如遭雷击一般,透过天窗,向外看去。

    良久。关天海才收回目光,"无需再争了。新战队名为龙变。"

    "龙乃华夏神州,变??乃天地换颜!"

    唯有龙变,才能天变!

    深吸一口气,关天海环顾三人,沉然再道。

    "陈东!"

    "在!"

    "原属赤耀特战队,组成龙变第一部,名为??赤耀部!"

    "是!"

    "陈柏霖。"

    "在!"

    "原属贪狼特战队,组成龙变第二部,名为??贪狼部!"

    "是!"

    "周令筱轩。"

    "在!"

    "老夫不想拆散比翼鸳鸯,但??剩余七部,以七星北斗为序,先组战部,名为??天枢!"

    "而你,为天枢部部首!"

    "是!"

    天变有真灵九变,而他关天海的龙变,却有龙变九部!

    "那??龙首是??"

    陈东三人不约而同开口,却又不约而同声落。

    关天海再度凝望晴空,慨然而道,"那个在天上??又或者在神州某个角落,等待我们奋起的人。"

    "赤耀之魂,叶冲。"

    ??

    皇天厚土乃凝聚神秘剑沙之物,但却不仅仅能凝聚神秘剑沙。

    因为??

    得自真武仙宗青玄仙帝的【帝元剑经】,本就是剑阵,除两剑外,还需??九剑!

    华夏极西,为昆仑。

    华夏极北,为漠山。

    华夏极南,为沧海。

    华夏极东,为瀛洲。

    另有五方,为鬼域!皆在深海。

    在那虚幻光柱冲天而起的同时,九地虚空中,有九门开!

    九门之后,鸟语花香,仙气扑鼻,更有仙台楼阁,宛若仙境,更似玲珑小世界。

    而在小世界的最深处,都矗立着一柄残剑。

    门有九道,剑有九柄。

    帝元剑经,还需九剑!

    ??

    极寒之地,宛若虚无,唯有漫天飞雪,飘然落于无边冰凌之上。

    一处冰河之畔,一对夫妻被禁锢于河洞之内。

    两人明明已都四十余岁,可男才女貌,便是世间寻觅百年,都找不到如此般配的才子佳人。

    忽地,一道衣衫上沾满雪花的中年人来到河洞,凝望天际。

    "听闻华夏有人,名为叶冲。今日??要以先天之力,逆天而战那极近天人境的司无极。"

    说着,那人回眸,看向那对夫妻,"你们可认识?"

    而那对夫妻,仅仅只是对视一眼,便一切都在不言中。

    有问,无答。

    中年人却并未恼怒,而是盘膝而坐,闭目清修。

    但却有不知来自何处之声,在洞口回荡。

    "天门之主封天人,为隐门九派守仙门,却被你们视作隐门的看门狗。"

    "可哪又如何?老夫便是知道那人就是你们的唯一血脉,便是清楚日后他会杀来此地,救你们与水火。"

    "老夫,也能让他有去无回!"

    声落,漫天飘雪忽地凝固,就好似时间静止一般。

    唯有那中年人身上的雪花??

    人未动,雪渐落。

    世人只知天人境有华夏军神龙中华,却很少有人知道,还有一人??

    名为封天人,便生来便是天人境!

    ??

    京都有山,名为军都。

    山为军都,但山上一人,却被天下尊为军神。

    一身军袍的中年男子孤然立于军都山巅,目向南方,似能直射江州姑苏。

    可心??

    却是在十五年前,便一直看着背后。

    他的背后,是北方。

    北方之北,是极寒。

    "虽然不愿你锋芒毕露,但今日你既然要战,那么??便让整个华夏神州都折服。"

    "而后,我龙中华愿助你,救出你父母。"

    "那你叶冲,可愿助我龙中华??救一救这天下。"

    ??

    倾天台,数百人无声而立。

    哪怕是李尊山、寒清湖和陈城之主,都是如此。

    唯有一人静坐。

    那人来自京都十宗族的司家。

    司无极!

    凝眸,掠过这些江州的大人物,凝眸看向远方。

    所向,明心岛。

    ??

    明心岛。

    不知过了多久,叶冲终于睁开眼眸。

    起身,离开。

    来到别墅客厅,只是朝钱百万等人淡然点头,唯有在看向天溦子时,深鞠一躬致谢。

    "要走了吗?"

    天溦子柔声而道,目光闪动。

    叶冲却是轻笑着摇头,认真而道,"是来。"

    "来?"

    天溦子蹙眉。

    "嗯,来。"

    叶冲再笑,"剑来。"

    仙音起时,双手微张。

    而那短短两字,却如调动了天地法则一般,仙音起,天地颤。

    忽地,冲霄剑鸣传来。

    有两道剑光,如仙人灭世,如魔王混世般,自山巅龙亭而来,斩开整栋别墅,落入叶冲手中。

    仙剑成,那自然??

    "杀尽我辈仙道,该杀之人。"

    轻笑,轻步。

    独行一人离开明心岛,去往那足有万人的倾天台。

    便好似??

    虽千万人,吾往矣!

    ♂狂♂人♂小♂说♂网*♂www.du♂shu.k♂r本站永久地址:♂118♂阅♂读♂网*♂w♂w♂w.118♂yue♂d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