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五章【合击李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站永久地址:♂118♂阅♂读♂网*♂w♂w♂w.118♂yue♂du.com

一听到受降仪式的明宁远卫总兵,像是炸了锅似的,立马推开满清汉人大学士,在转身对着满清皇父摄政王提出要求道“本将可以投降大清,但是也请皇父摄政王殿下答应末将一个要求!”

    熟知大明江淮官话的满清皇父摄政王点点头,问道“准,说吧!是何要求?”

    只见明宁远卫总兵来回走动说道“其一;清兵不得随意伤害我大明百姓、其二;不得进犯紫禁城内的明帝皇室陵寝、其三;战后请送大明东宫皇太子殿下以及三位皇子亲王殿下前去关内,让他们速去南直隶登基续我大明江山社稷。【狅-人-小-说-网】ΨωΨ。XiAoShuo'kR”

    此话一出满清皇父摄政王当场就急眼了!这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堂堂的大清帝国皇父摄政王既然让你投降,怎么还能放虎归山让大明皇太子以及三位皇子亲王们南下呢?

    很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意外的是身边的满清汉人大学士却不这么认为,他见满清皇父摄政王脸色突变,就上前拦住并拉了一下他的蟒袍袖子,在附耳朵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随后可以看到满清皇父摄政王的脸色明显好转许多,看得明宁远卫总兵十分惊讶!他忍不住询问道“敢问皇父摄政王殿下,考虑得如何了?”

    这时一脸欢笑的满清皇父摄政王,带着一丝忧伤说道“哎呀!说来大清与大明也算是友邦了,太祖高皇帝生前还当过大明臣子,如今中原内乱流寇入京,逼死大明皇帝!孤愿意达成共识出兵替君父崇祯报仇,一举剿灭这股流寇军队。”

    说完就挥手示意道“女真语:来人呐!给孤传旨让和硕郑亲王率领镶黄、镶红2万骑兵为左翼、和硕豫亲王率领正黄、镶白2万骑兵为右翼,配合吴军三路进攻破敌包围圈,在一举剿灭流寇不得有误!”

    当然精明算计的满清皇父摄政王为了防止明宁远卫总兵临时变卦?他当即让帐外士兵帮明宁远卫总兵按照大清习俗剃发留辫。

    做好心理准备的明宁远卫总兵被带到帐外坐在凳子上,一脸无奈的闭上眼睛,在汉发被解开坠落下来披肩之时,他的内心还是有一丝感叹的,怎奈没有办法只得忍痛任由剃刀在自己的头上,一寸寸的把汉发剃掉!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剃发师把明宁远卫总兵扶起来,他才缓缓睁开眼看向对面坐着喝茶的满清皇父摄政王,在摸了摸自己头上的汉发,感觉整个头都是秃顶的了!

    只有后脑勺有一条细细的头发,以及两鬓留有几十根坠发,样子可谓是极其丑陋难看,所以当剃发师端着热水盆放在明宁远卫总兵面前时,他忍不住低下头看着水盆里面倒影中的自己,在回想起之前长发飘飘的自己,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但是眼下也没有办法只得任由其摆布,待剃发师帮他洗过头之后,就开始把细细的头发绑成辫子,后脑勺一条、左右两鬓各一条,样子猥琐极了!

    这让明宁远卫总兵当场就戴上万历盔,起身说道“皇父摄政王殿下,现在军情紧急末将该回去了,以免营外的将士们都等急了!”

    眼下逼降大明宁远卫总兵的计划已经得逞了,所以满清皇父摄政王也没啥理由在留住他了,便同意放他走,为了安抚他的心情还特意许诺将自己死去的八哥满清清太宗文皇帝:爱新觉罗·皇太极,的十四女满清和硕恪纯长公主:爱新觉罗·建宁,嫁给明宁远卫总兵:吴三桂,长子:吴应熊,为正室夫人。

    这看似许诺赐婚实际上则是安排在吴军中的眼线罢了!

    随后满清皇父摄政王下令四旗军队开始出动去与吴军汇合,使得当时北方地区最精锐的部队顺、明、清、蒙、朝五方全部集结在九门口一片石主战场周围的东罗、西罗、北翼三城。

    等明宁远卫总兵出营之后,他身边围观的将领们纷纷上前询问道“吴总兵大人,您没事吧!这帮东虏建奴鞑子有没有为难你?”

    只见明宁远卫总兵摇摇头径直走过去骑上马跑了,身后的将领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紧随其后一起回去作战。

    此刻大批东虏建奴鞑子从吴军身后冲击而来,吓得明军士兵们连忙向明广宁前屯卫指挥使、明广宁中前备御千户汇报情况询问是否要防范敌军?

    充分信任自己弟弟的明广宁前屯卫指挥使没有做出任何布防姿态,而是任由东虏骑兵冲击过来,三弟明广宁中前备御千户自然也就跟大哥一个样都信任二哥做出的选择了。

    唯有回到一片石大战中的明宁远卫参将慌了手脚,他果断认为东虏建奴这是在趁火打劫?虽说发兵可是这从左右两翼进攻到底是打自己、还是打流寇军队呢?

    存在质疑的他开始询问道“宁远卫总兵大人,东虏建奴明目张胆的朝我军中枢而来,您看是不是得让后军弟兄们防着点?万一要是他们趁机断了我军退路?或者直接从中枢斩断我军,让流寇灭了咱们,然后他们在出战坐收渔翁之利?”

    实际上此话就是在套问他,入清军大营谈判的结果?没想到明宁远卫总兵直接开口道“不用担心!本将信得过东虏建奴,全军压制流寇骑兵与火炮营就行,不必理会别的。”

    果然不出所料两翼满清骑兵穿过关宁铁骑以及明军中间时,并没有对他们痛下杀手,而是冲向了流寇阵中,以熟练的骑术射计打在黑铁扎甲顺军身上,百步穿扬之术可谓是鼎鼎有名。

    左翼的满清和硕郑亲王也与大顺汝侯:刘宗敏,部下的顺军们砍杀成一团,其余大顺将领见状也冲上来与镶黄、镶红两旗东虏建奴交战。

    此刻阵前的李氏朝鲜兵曹武选司自然也是闲不下来的,他也主动请战出兵配合打击流寇,这次李氏朝鲜兵曹武选司下了血本,他让身穿白色布衣头戴斗笠的朝鲜火炮手依次架好「火厢车」在拉线装入火箭炮开始发射神机箭,又让朝鲜火铳手与朝鲜马军步兵营,上前迎战流寇gōng nǔ手与流寇刀牌手。

    这时满清皇父摄政王也率其余两旗军队御驾亲临一片石战场上,穿着华丽正白旗龙纹盔甲的他起身走出御驾,拔出佩刀喊道“女真语:大清巴图鲁们给孤冲啊!”

    战斗中的大顺密云总兵:唐通,率先与满清正黄旗交战,由大顺蓟州镇总兵:孔希贵,从旁配合作战可这二位总兵都不是正黄旗的对手,一接触就全线崩溃!原来的明降军被东虏鞑子们吓得丢盔弃甲掉头就跑,不断地被满清正黄旗骑兵以弓箭射杀,有些还在逃跑时被砍下头颅。

    紧接着清军大营内就拉出来十五门红衣大炮、八门威远炮、六门定辽大将军炮、十门虎蹲炮,由满清恭顺郡王:孔有德、满清怀顺郡王:耿仲明、满清智顺郡王:尚可喜,在后方指挥「原东江镇明军火炮手」装弹点火开炮。

    宛如雷雨般的炮弹被投放出去,从明、清两军头上经过,落在了流寇军队阵中,炸得流寇人仰马翻断手断脚,少数炮弹落在交战双方的士兵脚下,震死部分我军士兵。

    漠南蒙古喀喇沁与内喀尔喀骑兵则以宝锤手和弓箭队靠近流寇军队,展开一顿撞击tú shā,许多顺军重甲兵被撞倒在地,起身时被蒙古弯刀砍断脖子而死。

    眼看局势变化太快,由于满清东虏建奴军队的插入,使得原本抵挡不了大顺军队进攻的明军们,像是活了一样,肆无忌惮的扑向流寇军队,打得流寇主力军大顺汝侯兵败。

    其次就是大顺密云总兵与大顺蓟州镇总兵以及大顺绵侯、大顺泽侯等部顺军先后兵败,情况一度令大顺帝陷入困境,东虏建奴四旗、漠南蒙古四旗、汉军八旗、李氏朝鲜两道、吴家三兄弟明军,一起合兵大有吞并流寇中军大顺帝亲卫军之意?

    这使得大顺帝不得不动了撤兵之意,他连忙下令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即刻退入山海卫关内回到京师再商议对策。

    待顺军鸣金收兵撤退之际,仍然有不少士兵不顾礼仪追杀后军的流寇进行tú shā,其中大顺密云总兵被明宁远卫参将用长矛刺落下马被,追杀过来的满清正黄旗骑兵俘虏……。

    战斗结束之后东虏建奴与漠南蒙古军队开始检查缴获物资器械,李氏朝鲜与明军们则负责清理战场,由于天黑不宜追击故此满清皇父摄政王没有下令连夜出兵,而是就地扎营休息。

    4月27日辰时一缕阳光微微照射过南直隶应天府南京城皇城的宫殿屋檐上,经过六部尚书们的商议之后由明南直隶礼部尚书:黄锦,率领全体身穿着朝服〈赤罗赏〉头戴「进贤冠」的文武百官各司部门出来皇城洪武门,来迎接穿着亲王红色常服、头戴乌纱善翼冠的明福亲王殿下,与使团们被仪征入内。

    待过了洪武门进入西华门之后,在此由明南直隶礼部尚书亲自带头行礼道“臣等拜见福亲王殿下,愿福亲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有些震惊的明福亲王在身边随从提示下,挥挥手道“众臣免礼平身吧!孤王尚未监国尔等不必如此多礼,快快请起。”

    接着文武百官们站起来之后,就有宦官端着一件圆领道袍过来,明南直隶礼部尚书开口道“福亲王殿下,按照我大明制度,藩王监国得先斋戒沐浴三日,由太常寺主持祭天,发布榜文昭告天下为先帝为丧,在责令有司负责安排发丧流程,然后…。”

    话还没说完众臣就见到明福亲王站着有些犯困了,头微微低了下来!看得众臣们很是尴尬,就连前面站着的明南直隶礼部尚书也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尴尬,他大声咳嗽了两声。

    被惊醒的明福亲王立刻睁开眼问道“额,南直隶礼部尚书大人说到哪里了?孤、孤王有些困了!不好意思啊!”13手机端阅读:m.dushu.kr 更多更好资源。。。。本站永久地址:♂118♂阅♂读♂网*♂w♂w♂w.118♂yue♂d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